????一夜,敌军再未进攻,他们好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叶观详细的巡视了整个竹安城内所有军士驻防点,并查看了临时的驻地,情况大体和自己想象的差不多,但叶观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而是一直想着天清城可能存在的阴谋。

????清晨,叶观并未休息多久,便起身,召集四位核心将领,商讨敌军之事,他想在这个过程中,说出自己心中的担忧,并尽快安排军士撤退,这竹安城地处偏僻,身后都是深山,若真被敌军围了,后果不堪设想。

????收到叶观的召唤,丁姜寇龙带着自己的副将任子晋及屠兴平四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叶观深处的院落。

????条件比较简陋,叶观免去了几人的礼节,安排几人入座之后,还未等众将开口,他便开口道:“几位将军,今日请你们来,是有要是相商,还请几位做一个详细的计划,今日,我们便撤出竹安城,回东王府去。”

????四位将领一听,脸上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彼此面面相觑,现在战斗进行到如此胶着的情况,叶观归来又导致军心大振,此刻应该是出击的时候,按照以往的经验,一鼓作气,在敌军撤退的时候出击,此次攻城战定然会以胜利告终,别看对方军士数量几倍于己方,但他们四名将领根本没把敌军太当回事,之前战斗打的憋屈,但叶观归来,定然有破敌之策,他们几人原以为叶观找他们是制定进攻计划的,却没想到是撤退的命令。

????“这……”寇龙眉头微皱,面露难色看着叶观,轻声道:“叶总领,战斗打到这个地步,不是说撤就能撤的。”

????“是啊总领大人。”一旁任子晋也附和道:“我们若现在全员撤退,敌军定然会反扑,竹安城离综丘山山口有一日的路程,山路崎岖无法大军全员上马行进,速度必然会慢,若此刻被敌军从后面掩杀,我们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丁姜和屠兴平二人也是面色凝重,看着叶观,明显对他的提议十分不解。

????这种情形是叶观早就料到的,见几位将领脸色,叶观笑道:“撤退是必须的,此事牵扯了很多我们无法解决的隐秘,现在并不是进攻综丘山的时候,自然,我们也不可能直接弃城撤退,找几位将军来,也是为了共同商议如何撤退才更稳妥。”

????叶观这些话根本就没解答几位将军心中的疑问,屠兴平眉头微皱,看向叶观,轻声问道:“总领大人,可否说说撤退命令到底是因为什么?我们兴师动众的到了综丘山竹安城,现在拿下了城池,却为什么要忽然撤离呢?”

????其他几人自然也有此疑问,纷纷看向叶观,叶观脸上笑容收回,轻声谈了口气,并未直接回答,而是道:“你们想想,我们是如何拿下这竹安城的。”

????几位将领彼此看了一眼,都觉莫名其妙,这城池就是座空城,何来拿下一说,大军进入城池,不是你下的令吗?

????丁姜犹豫了一下,道:“是大军径直开进来的。”

????叶观随即点头,继续道:“在此之前,丁将军,寇将军,你二人和我一同进入的竹安城,城内发生了什么,现在可还记得?”

????“自然记得。”寇龙立刻道,此事已深深的烙印进了他的心中,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忘记:“记忆犹新!”

????一旁的丁姜,自然也是附和点头。竹安城是如何变成一座死城的,他二人可以说是亲眼所见,随不像叶观那样身临其境,但作为旁观者,也看到了许多诡异的画面。

????“那你们想过,在我们东王府军进驻竹安城之后,竹安城忽然变成了死城,外界来看,此事如何?”叶观面色平静,扫视几位将领一眼,轻声问道。

????在座的几位将领都是身经百战之辈,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任子晋忽然想到,失声道:“其他所有人,都会以为是我们干的!”

????此话一说出口,在座的几位将领,脸色立刻都变了。这件事并不需要说的太透,几位将领都是东王府的中流砥柱,这浅显的事情自然一点就透。为什么之前并未发现,那是因为事情发展的太过紧凑,根本不容人去静静思考。若不是叶观心性大乱去了一次天清城,回来的时候灵光一闪,也躲不过这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感觉。

????现在,这事情被叶观点破,所有将领心中都是一阵冷意。

????“叶总领……你的意思是……”后面的事情寇龙自然也想到了,只是他不敢确定,声音有些发颤。这飞地,是要用东王府做磨刀石啊!

????“我的意思是,我们东王府进入飞地,背后是有其他力量推动的,而我们进入综丘山之后,他们的行动,终于开始了。”叶观面色严肃,郑重道:“发生在竹安城的事情,若不出意外,也会发生在其他在东王府控制下的城池中,而且这件事会做的很快,最终的罪责,自然都会被我王府背起,而那背后势力,在飞地是超然存在,我东王府身为外来势力,百口莫辩,最终……”

????“最终可能落得全军覆灭,甚至连王府驻地都有可能沦陷。”丁姜皱着眉,心中忽然升起一团无名之火,这是一种被人算计之后明悟的感觉,他不光是气敌人,也是气自己,为何根本就没发现敌人的计策。

????“这件事,他们做的不留痕迹,我若一直留在竹安城,怕是现在也反应不过来。”叶观听出了丁姜语气中的火气,轻声道:“此事我是亲历者,看虽最清楚,但也算最偏执的,之前我一直以为他们在谋划什么天大的阴谋,现在看来,根本就没什么天大的阴谋,他们只是想将飞地的所有势力团结一致罢了,而我们东王府,就是这块磨刀石。”

????“该死的!”一旁屠兴平立刻就忍不住了,大骂道:“这是什么人,居然用这样阴损的办法,将人命当什么?草芥吗?”

????没有人回答他,经历过这件事的丁姜和寇龙都知道,对于拥有如此神通的修炼者来说,普通民众的性命,可能还不如草芥。

????这句话后,整个屋内,陷入了沉默之中。

????之前所有人都没意识到,这可能是别人的阴谋。因为涉及到十数万百姓的性命,这样的阴谋,他们还从未见过,甚至连想都没想过。

????半晌,任子晋将军缓缓道:“总领大人,您打算,怎么做?”

????叶观面色沉静,轻声道:“若事情真如我所想,这样来看,现在竹安城外一直进攻城池的敌军,目的并不是拿下竹安城,而是想方设法的拖住我们,尤其是昨日我在城头上出现,他们得知我回来,可能会变本加厉,做出拼死要夺回竹安城的假象,以此来迷惑我们,让我们觉得这是简单的战争。”

????“而后,在飞地内,其他我们占领的城池,必然还会发生之前竹安城发生的事件,加之可以的宣传和鼓动,不出几日,整个飞地便会激起排斥东王府的情绪,背后之人定会借这个趋势,顺势组建部队,而后将我王府在飞地内的有生力量包围。”

????“即便是没受过任何训练的新兵,整个飞地有人口数百万,也不是我们区区几万精兵能扛得住的,到时四面开花,将我任何办法能解。”

????“现在,我们要做的,必须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用战场上的方式,将敌军击溃,而后快速撤离。我的猜想已然告知了永宁将军,他会统筹全局,从竹安城撤出之后,我们全员进入黑石城墙,将所有危险,挡在城墙之外。”

????叶观的一席话说完,众将沉默,都是微微皱眉,在考虑叶观所说的话。

????“总领大人,若按您所说,时间紧迫,我们派遣进入飞地后半区的部队,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撤回来。”寇龙眉头微皱,说出了心中的担忧:“若在此之前我们撤离了竹安城,那对方也会猜破我们的意图,到时他们再撤退,难上加难。”

????叶观闻言,轻轻点头,道:“此事我也考虑到了,所以,关于竹安城的战斗,我们还有三日的时间,三日之后,无论如何,都要将敌军击溃,若再晚,恐怕什么都晚了。”

????气氛一下凝重起来。

????众将领才从昨日叶观回来的喜悦中恢复,便立刻得到如此消息,这一上一下,让人很难一时间接受。之前的战斗虽然打的有些憋屈,但还远远到不了要战败的地步,更别说威胁东王府了。但现在叶观一说,几位将领顺着这思路去考虑,发现确实有这种可能,而且可能性极其大。

????尤其是叶观,他越来越笃定天清城有这样的计划,想到那神秘的黑袍人,他的存在就好似一片乌云,叶观一直猜不破此人的真实意图。若说他真的需要大量死气修炼,也完全不必选在这样的时间点来做,而且一次性屠戮十数万人,不管此人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也绝对用不了如此庞大的力量。




欢迎大家访问:九九八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998xiaoshuo.com/book/96088/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