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自然是说不出消息的来源,只能用战术分析进行搪塞,然后询问安小语说:“既然觉醒兽还没与确定是否消失,那机甲系就在这里继续历练,我断然没有反对的理由,只不过希望你们和下面的人和平共处,多吃点苦头也是好的。”

????“这是自然。”安小语知道他说的是有关食物和药品的事情。

????千日见安小语油盐不进,心中虽然焦急,但是知道从安小语这里算是得不到任何的消息了,从来没有想到过安小语居然如此难以对付,他的心中一转,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于是他说:“苦头要吃,但是安全还是不能忽视,听说学生里面有几个人感染风寒?不知道需不需要基地提供帮助?”

????安小语的眼神闪动了一下,这个家伙居然开始拉拢自己?她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还是说道:“学生里面确实有几个人生了病,但是根本上来说还是因为基础条件的差异,我们的人已经上交了物资申请,希望将军能抽空看一下。”

????“是吗?那我真的要抽空看一下。说实话,基础建设方面并不是我负责的方向,具体的评估还需要下面专门的部门进行,我也不能做一言堂。但是如果是对于盟友,基地自然是能帮就帮。”

????“那就辛苦基地的分析员了,如果分析之后申请还是不能通过,那就只能说明还是他们身体太娇贵,那些实在受不了的,我会直接通知军委和学院把他们接回去养伤,将军也不需要担心有学生四在营地里,你会担上什么责任。”

????千日被安小语说得一愣,顿时心头火气,看来安小语确实是不知好歹,他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试探着说道:“年前在帝都述职的时候,我就听说过安少宗,我听有人说,你喜欢羚羊角做的角梳?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安小语的眼睛一眯,才算是知道千日的目的,他想要拉拢安小语这个可以比肩宗师,身后还站着多少大佬的人做盟友,一起图谋这个辖区境地内的觉醒兽,甚至还想要在其他的地方插上一手。

????毕竟大家都是外围派,就算是没有实力,难道还没有野心?看着比恩热赚的盆满钵满,千日估计也是很不甘心的样子,正好安小语出现在基地里面,如果能够拉拢过来……

????但是安小语却摇摇头:“空穴来风,并没有这个兴趣,真是让将军误会了。”

????说完,她看了看墙上的机械时钟,恍然道:“原来已经早上了,没想到我出去找个丢掉的东西找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早上的巡逻要开始了,我要回巡逻营地准备一下,告辞。”

????说着,安小语就站了起来,对着千日歉意地点点头,没有等他同意,转身就朝着升降仓的门口走过去。

????门口的两个士兵,看到安小语走过来,又看向了千日,得到了眼神的指示,举起了手里的枪。

????安小语站在原地,回过头问道:“将军,什么意思?”

????“安上尉,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千日的脸上恢复了阴沉,配合上凶狠的样貌和魁梧的身材,坐在老板椅上面,配合着宽大的办公桌,如果是一般人,恐怕已经被吓得心惊胆战了,但是安小语丝毫不惧。

????她看着千日说道:“这句话正好是我想告诉你的,你想演戏,我便陪你演戏,但是如果你想撕破脸皮,到最后脸皮被撕破的到底只能是你。”

????听到安小语的话,千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疯狂的神情,他知道安小语说得是事实,就算是自己的屋子里装备了一个装甲师,都不一定能够将安小语留下来,而他又不能真的顶着军委和三千学院,用机甲系的学生做威胁。

????安小语第三次轻蔑地笑了出来,根本没有在意千日的威胁,直接走到了升降仓的门口,顶着枪口将右手边的士兵推得一个踉跄,露出了他背后挡着的按键,直接按了下楼。

????专用的升降仓根本就没有移动过,按下的瞬间舱门就打开了,安小语走进了升降仓,又按下了之前闸门通道所在的楼层,舱门关闭,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最后看了千日一眼,直接下了楼。

????千日抬手就将整张办公桌给掀翻在地,整个墙壁上的书橱都被掀翻的办公桌砸到,一本本厚书掉落在地,散落在柔软的红色地摊上,一片狼藉。身边的六名士兵噤若寒蝉,谁也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任千日发泄。

????他突然就看到了安小语刚才坐着的那张椅子,顿时更加生气起来,直接抬起腿,朝着这张椅子踢了过去,想要用这张椅子来当做安小语泄愤,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似乎要将它踢成粉末。

????“咔嚓!”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在办公室当中响起,六名士兵惊诧莫名地看着千日的腿在接触到那张椅子的瞬间,直接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半截小腿都耷拉成了九十度。

????痛苦的哀嚎传遍了整个基地,千日被送到了基地的医护室里面,而那张被安小语的能量加持过的椅子,依然还稳稳地黏在地上,纹丝不动,没有一点点的损伤,甚至连鲜血都没有沾上。

????晨光熹微当中,安小语迎着东方的鱼肚白回到了营地当中,就看到许何为和魏卿玄已经从木屋里走了出来,营地当中的帐篷已经收了起来,看来木屋的建造已经几乎结束了。

????看到安小语归来,魏卿玄和许何为迎上来说道:“你昨天晚上突然消失,也太吓人了点。”

????刚刚捉弄千日换来的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想到了西山鬼和未知的外围派军官,安小语的心情再次沉重了起来:“你们两个过来,我有点事情跟你们说。”

????他们两个看到安小语严肃的神情,也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看了看四周的人,三个人从食堂里拿了饭之后,直接找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坐了下来,安小语才将昨天晚上的事情和她的猜测告诉了魏卿玄和许何为。

????听了她简单的讲述之后,魏卿玄马上就十分有经验地说道:“有关那群军官、西山鬼还有千日之间的关系,应该就是你猜的那样了,这一段边境线上的利益恐怕就是被那两方给分割了。”

????“现在要怎么办?”许何为问道:“他们肯定还会再过来,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只羚羊绝对不能被他们得到,这是一个全新的星能表现形式,对星能研究有着重要的作用。”

????安小语说道:“我大概已经有了一点的思路,我一会儿就给管山桐那边通电,叫他们过来牵制西山杀,许何为叫西瓜君将强化过的二十到一百倍功率机甲秘密送到附近的山中,白天我们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晚上回来再说别的。”

????他们两个人点点头,快速地解决了手里的野兽肉包子,开始汇合进入了机甲系的巡逻小队里面,这次带队的人赫然还是黄椟,安小语有些纳闷:“伍卢塞呢?今天不是他带着我们吗?”

????黄椟哈哈大笑:“伍卢塞生病了,发烧四十度,烧得神志不清被送到医务室里面养病了,你们的小队接下来我来接手。”

????安小语他们虽然不知道伍卢塞到底是怎么休息了一天反而感冒发烧,但是想到之前伍卢塞嘴上那几个水灵的大燎泡,便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就没有在意。

????或者说,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还算是不错的,至少黄椟和他们相处都还不错,如果想要去做什么,他们也都能够方便行动一些。

????中午的时候,他们到达了巡逻路线的终点,魏卿玄和黄椟聊着天,安小语就悄悄地跟许何为溜了出去。黄椟是老侦察兵,自然看到了安小语和许何为的动向,但是既然他们表现得如此明显,作为朋友一样的?存在,黄椟也是了的配合。

????他们两个快速地来到了基地巡逻范围之外的一处山谷当中,寻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山洞,然后许何为将定位的仪器埋在了石头里面,两个人对视一笑,转身离开了山洞,回到小队当中的时候,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黄椟旁观着,知道他们有所动作,但是也没有说什么。他是多少年的老兵,对于军营当中的一些事情看得很透彻,安小语显然就是一条过江猛龙,不管她要做什么,还是不要出声的好,否则后果不是他一个老家伙能够承受得住的。

????晚上回到了营地之后,安小语第一个就找到了于孟璞,在四个人密谈之后,营地里面开始实行新的规章制度。

????或者说之前的营地里,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规章制度,只有基本的营地规则和一些初步的、约定俗成的东西在规范着所有人的行动,但是这样的体系实在是太过容易崩溃,所以上次回去和同伴商量之后,于孟璞很快就拿出了这个制度来。

????安小语看过之后,马上就觉得这个制度如果在营地实行,很快就能够将这个营地变成一个整体,不由得心理有些赞叹。

????之前她在接手和建立东荒军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规章制度方面的东西,因为部队里面的规章都是现成的,而且大多都是通用的,已经形成了一个基本的体系,所有人都能够接受。

????所以到了学生营地这边,安小语就忽略了这一点,并没有意识到一个没有具体规范的营地是没有凝聚力的。

????而且于孟璞拿出来的这个制度,其实都只是建立在平时工作之上的,而且为了让学生能够快速的接受,抛弃了大部分的约束条款,大概只是一个奖惩制度的框架。

????制度里面规定了按照个人工作的分量,以及每天下工之后统计的完成情况,将机甲系获得的食物按照他们的工作数量和质量进行合理分配,按照多劳动的,少劳少得的原则进行分配。

????当然,机甲系获得食物的队伍,依然可以保留优先分配肉食的权利,而机甲系因为有营地的制式早晚饭,所以其他的分配项目并不参与。

????相应的,惩罚制度根据学生工作时候的怠工情况、日常在营地当中的言行来判定,如果出现消极怠工、扰民、宣传不良言论、与同伴冲突等情况,视情节轻重扣除食物的供给量,增加劳动量。

????基本上来说,在目前的学生营地里面来说,劳动和食物已经成为了这个营地里面最基本的利益单位,因为在这里没有其他的享受,没有货币的流通,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物质享受,这样简单的规范反而能够成为最基本的约束力。

????同时通过共同的利益体系,也能够将这些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并且为了更好地营造良好的环境,那些想要好好工作的人自然会自动地团结起来,抵制人群当中的不良情绪。

????安小语和魏卿玄他们看过之后,马上就拍板实行,并且加上了最终极的一条,如果有人反对规章制度的实施,并且屡次反对管理和规范,那么营地有权利将这些人驱逐,不再享受任何的利益分配,自生自灭。

????当然这是安小语才有权利添加的规定,就算是魏卿玄和许何为都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将最后的这一条加上去之后,魏卿玄还有些担心,害怕这样会产生更大的反抗情绪。

????然而安小语却说:“你们只看到了食物和劳动的?作用,但是却忽略了一点,在战场上,在这个地方,最宝贵的东西永远都是自己的命,生命的约束永远都是最牢固的。”

????但是如果真的有人反对呢?魏卿玄这句话没有问出来,但是当规章制度在于孟璞的宣读下正式实施之后,马上就有人提出了异议。

????“这个规定根本就不公平,人的身体本来就有好有差,又不是每个人都像机甲系那样是修行者,难道本来身体就不好的人,因为工作量不多就要忍饥挨饿吗?这是什么道理?”其中一个人站起来说道,看起来身体到不是没什么不好。

????然后就有人也跟着站了起来:“而且我们这些人都是学生,这样的制度简直就是在压榨我们的价值,难道我们都是那种给一口吃的就汪汪叫的狗?”

????“还有最后一条中级规定,反对规章制度就要被驱逐出营地,营地外面语言不通,没有食物和水,哪还有什么自生自灭?根本就是变相的处刑,你们无权对我们处刑,我们不是奴隶!”

????“我就不信了,难道今天我反对这个制度的实行,难道你们还真的能让我出营地去死?到时候你们怎么跟学院交代?我家也不是吃素的!老子到这边受苦也就够了,还要照顾这些废物?”

????……

????陆陆续续的,二十几个反对的声音响了起来,安小语只是在旁边听着,于孟璞也是冷眼旁观。他自然知道安小语既然定下了这个规矩,那肯定是这些人无法违逆的,而且安小语真的做得出来。

????果然,等到他们的叫嚣结束,发现旁边已经没有人再继续应和之后,几个人一起看向了安小语说道:“我们反对规章制度的执行,我们要求民主投票决定制度条款。”

????安小语笑了,看了一圈这几个站起来的学生,问道:“你们都是这么想的?我再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反悔的人还有最后一次坐下去的机会,留下的人,一律按照中级规定处理。”

????安小语的话音刚落,瞬间就有人动摇了。

????看到两个人在第一秒就坐了下去,马上就有人恶狠狠地说道:“软蛋!你以为她真的敢杀人?”

????另一个叫得最凶的人指着安小语的鼻子骂道:“你一个大一的装什么逼,老子上大学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东荒那个破地方过什么狗一样的日子呢!你凭什么指使老子?”

????然而安小语只是低垂着眼神,说道:“还有五秒。”

????见到安小语依然冷漠,又有十五个人犹豫了一下,陆陆续续坐了下去,最终当十秒的倒计时结束的时候,现场只留下了七个人依然还很硬气地站在当场,但是安小语看得出来,这七个人也不是每个人都很硬气。

????有两个人可能是因为头脑发热之后碍于面子不想屈服,有两个人可能是因为被人怂恿了,眼神一直飘忽不定,只有剩下的三个人才是这次反对的核心人物,安小语看的一清二楚,但是又有什么区别?

????她摆了摆手,十几个机甲系的学生就从后面冲了出来,冲进了人群当中,将这些人全部控制住,不管他们嚣张的叫声和声嘶力竭的控诉,直接将他们扔在了营地和镇子中间的真空地带。

????当营地的栅栏门关闭,那些被驱逐的人终端上的进入权限也被取消之后,所有的学生噤若寒蝉,他们没想到安息哦啊与真的就敢这样将人赶出营地,而且如此决绝。

????不管七个人在栅栏外面的痛骂,也没有理会,剩下学生的震惊和心悸,于孟璞直接将规章制度传到了每个人的终端上。而安小语着看着他们认真地了解着规章制度,再次说到:“如果发现有人给驱逐者任何的帮助,一律同样处置。”

????说完,安小语没有理会他们惊惧的眼神,转身离开了营地。

????而从那天开始,安小语就没有再回来。


欢迎大家访问:九九八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998xiaoshuo.com/book/96081/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