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元娘看着顾庭之,两人现在除非不见面,只要见面就像吵架的夫妻一样,他总会不是滋味的讥讽一番,就像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

????这样的感觉很不舒服,谢元娘不想和他争论,而且这些话让别人听到了也会多想,于是干脆就不再开口。

????顾庭之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开口,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我现在是解释的话都没有了是吗?”

????“好好好,我走。”顾庭之也觉得自己这样闹的没劲,可是不说他心里憋的慌。

????一个人了,谢元娘才重重的叹了口气出来,这叫什么事啊?

????顾庭之那边离开之后,虽然一肚子的火气,不过找到江义时,听到江义打听到二皇子府在议事,就知道是针对谢二的。

????“议事的都有谁,让人安排下去,明天都让人起不来。”

????这办法怎么行得通。

????江义变向的提醒道,“二皇子主持的。”

????言外之意,二皇子会上朝说起这件事。

????顾庭之冷笑,“他会说,别人就不会说吗?让咱们的人反驳回去,我二叔是三皇子的老师,怎么二皇子一直针对我二叔?到底是针对我二叔还是针对的是三皇子?我就不相信二皇子愿意背这个罪名。”

????江义一听,眼睛也是一亮。

????顾庭之这边还没有问完,“打听清楚是谁散播出消息的吗?”

????“消息是从贾侯府那边传出来的。”

????“南蓉县主吧?”顾庭之立马就猜到了人,“这事好办,一个妇人想收拾一下她还是容易的。”

????心中想着到是可惜了,若是上次被徐府和程府弄死了,现在也不会多事了。

????江义下去安排了,顾庭之这才回自己的院子,可想到刚刚说的话,还是忍不住让兴旺去打听一下那边的动静。

????兴旺去快,回来的也快,“公子,二夫人要出府,好像是刚收到的贴子,谢大人受了伤,她要去探望。”

????“不过是个养父,她去看个什么劲,还闲现在的事不少吗?”顾庭之张嘴便埋怨了一番,半天也没有说出旁的来。

????谢元娘原本也没打算去,毕竟父亲受伤了,相来也不会是什么大伤,可是来送信的是鸣哥,谢元娘就知道这伤有些重了,而且从鸣哥的嘴里还打听出来是因为她才受伤的,谢元娘的心里就更不好受了。

????当时就让令梅几个收拾东西,就去了顾老夫人那里说出府的事。

????“虽然只是我姑父,可在谢府长大,他一直把我当成亲生的女儿,如今又是因为我的事才被人打,我不去看看心里也过不去。”谢元娘把从鸣哥那里听说的说了一遍。

????原来谢父今日下差之后,就去酒楼里喝茶,哪知道正巧听到有人在背后嘲笑他,他就冲过去理论,结果一看对方还是贾乘舟,心中便更气,直接上了拳头。

????他一个中年男子,怎么可能是年轻人的对手,一个寸劲,又人二楼的窗户被推了下来,好在人没有什么事,命是保住了,伤的却是不轻。

????贾侯府那边是立马就派人过来了,还是贾侯府世子亲自出面认错的,又是找了太医又是拿百年的人参出来,就是让谢父去报官,孔氏怕得罪贾侯府,便将这事压了下来。

????鸣哥担心父亲,又心有不平,这才找到了顾府。

????顾老夫人听后,“得过去,谢大人为你伤成这样,咱们不担要看,还要帮他找回理来。”

????“母亲,这事我来处理就好了。”谢元娘笑了笑,“府中现在事情多,皇上那边圣旨一下来,便让今年十月前将人迎进府,二爷又不在家,这事也要麻烦母亲和大嫂,其他的事就让我来做吧。”

????“你这丫头。”顾老夫人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以前她那么疼灵丫头,可是这丫头却赐给自己的儿子做平妻,让她也不知道偏向哪一边。

????说起来,两边都没有错,错的是谁又不能说也不敢说,只能承受着。

????谢元娘说好,这才带着鸣哥去了谢府。

????鸣哥的眼圈还红红的,“父亲咳了几口血,母亲在一旁哭,一边骂,府里乱成了一团。”

????“没事,姐姐现在不是回去了吗?再说不还是二叔和二婶吗?放心吧,父亲会没事的。”

????“二姐,自从你离开之后,父亲和母亲之间一直不好,父亲一直住在前院的书房,他们虽然都瞒着我,可是我就是知道,母亲为此闹了很多次,后来听说祖母说要给父亲纳妾,母亲这才安静了。”鸣哥低下头,“祖母去山上礼佛,已经去三个月了。”

????谢文惠与谢遗姝又出家,府中只有他一个,鸣哥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家中会变成这样。

????谢元娘拍着他的头,“鸣哥不是小孩子了,要学会长大,有些事情要学会面对。”

????鸣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两人到了谢府之后,一路直奔前院的书房,结果一进去,就看到了谢文惠和孔氏坐在窗下的软榻上,两人面带着愁容,孔氏是看到谢元娘进来就跳了起来。

????“你还过来干什么?害的我们家还不够惨吗?你给我滚。”

????“母亲,父亲一直念着二姐。”鸣哥上前护着。

????“她是你哪家的二姐?你二姐在西北呢,你连自己家人都分不清了是不是?”孔氏牵怒到儿子身上。

????鸣哥面带伤色的看着她,“是儿子不孝,可在儿子的心里,二姐永远是二姐,不是外人。”

????孔氏就要抬手,谢元娘将鸣哥扯到身后,淡淡的看着孔氏,“我过来又不是看你的,何况这个家还有谢老夫人在,也由不得姑母当家。”

????在孔氏要骂出来之前,谢元娘道,“我已经让人去山上接谢老夫人回来,现在人应该正往回赶呢,姑母若是觉得我说的话不对,可以等谢老夫人回来之后问问她。”

????“死丫头,你敢威胁我?”孔氏眼珠都快瞪了出来。

????谢元娘淡淡一笑,也不接她的话,扯着鸣哥往里面走,路过谢文惠身边时,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就这么带着人进去了。

????顶点




欢迎大家访问:九九八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998xiaoshuo.com/book/96040/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