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勤脸上毫无喜色,面色阴沉地注视着一对新人。满堂富贵,虽然还有周铮在场,但是周铮并无封号,迄今也只是个普通宗室,若论身份,在座的所有人里,自是以杨勤身份最高。

????杨勤神情严肃,宾客们察言观色,一个个也收起笑容,神态端方,于是,喜堂之中除了触目皆是的红色,看不出多少喜庆之气。

????或许是感受到四周的氛围,燕北郡王更加慌乱,他不由自主地瑟缩起肩膀,抓着红绸的手也紧张地发抖。

????司议高声唱道:“一拜天地!”

????燕北郡王被这忽然的高亢吓了一跳,刚刚转过身来还没有站稳,就向前跌去!

????新娘子由喜婆和丫鬟搀扶着,也是刚刚转身,和燕北郡王面对面站着,燕北郡王身子前倾跌过来,正摔到新娘子身上。

????燕北郡王身子踉跄,努力想要站稳,他的手下意识地想去抓住什么,却一把扯下了新娘的盖头!

????喜婆眼明手快,一手扶着新娘,另一只手去扶燕北郡王,好在燕北郡王身材瘦小,在距离新娘子一指的地方被喜婆扶住了。

????燕北郡王的手里还抓着盖头,手足无措,窘得恨不能钻进地缝里。

????是啊,太丢人了,宾客中有人忍不住发出笑声,见过拜堂的,还没见过拜堂时新郎把新娘盖头扯下来的。

????听到笑声,燕北郡王更窘了,他扁扁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一张俊美清秀的小脸胀得通红。

????喜婆见过各种场面,连忙笑着打圆场:“哎哟,我们的新郎倌这是心急了,别急别急,拜完天地就进洞房。”

????说着,喜婆便从燕北郡王手里拽过盖头,要往新娘头上戴,宾客们也松了口气,有人笑,也有人说着吉祥话。

????新娘子又惊又羞,低垂着头,众人只能看到她满头的珠光宝气。

????就在喜婆手里的盖头要重新盖到新娘头上的一刹那,燕北郡王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啊?她不是!她不是!”

????少年声音尖利,还带着童音,随着他的声音,喜堂里猛的一静,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新娘身边的丫鬟一把将新娘拉到身后,喜婆麻利地把盖头盖在新娘头上。

????“不要盖上,她不是杨三小姐,她不是!”燕北郡王一边说,一边去推挡在新娘前面的丫鬟,那个丫鬟又高又壮,他根本推不动。

????正在乐呵呵观礼的周铮面上一沉,他正要问个究竟,就见杨锦轩先他一步站了起来,冲着燕北郡王怒吼道:“胡言乱语,成何体统!”

????说着,他又对司仪吼道:“愣着做什么,快点行礼!”

????他的话音刚落,燕北郡王便扔下手中的红绸,向着周铮冲了过来,边跑边哭:“堂兄,堂兄,她不是杨三小姐,她真的不是啊!”

????周铮起身离座,上前一步,扶住扑过来的燕北郡王,问道:“别怕,堂兄在此,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等燕北郡王开口,杨锦轩一个箭步冲过来,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从后面揪住燕北郡王的衣领,硬生生把他从周铮手中拽了过来。

????周铮脸色陡边,站在他身后的两名内侍猱身而起,也不知这两人是如何出手的,杨锦轩只觉手臂一麻,抓住燕北郡王的手便松了开来,燕北郡王倒也机灵,转身跑向周铮,周铮揽住他的肩膀,把他护在自己怀中。

????杨锦轩大怒,对两名内侍吼道:“哪来的阉人,你们大胆!”

????没等这两名内侍开口,坐在杨勤身边的王太监的脸便垮了下来,他不但是阉人,而且还是老阉人,杨锦轩这是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啊。

????杨勤一见,立刻喝道:“锦轩,休得放肆!”

????杨锦轩不傻,他只是一时心急,才口不择言,这时也反应过来,忙道:“父亲,郡王爷胆子小,想来是看到宾客太多给吓到了,我只是和他开个玩笑而已。”

????“不是,我没有吓到,我是真的看见了,她不是杨三小姐,她是假冒的!”燕北郡王单薄的胸膛上下起伏,他嘶心裂肺地喊着,这可能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大声讲话。

????“胡闹,怎么会是假冒的,你是看花眼了。”杨锦轩说道。

????周铮干咳一声,站起身来,他牵着燕北郡王的手走到杨勤和王太监面前,恭敬地说道:“杨大都督、王公公,我这堂弟虽然年幼,可是我们也都看到了,他刚刚确实见到了新娘子的脸,既然他一口咬定这位新娘并非杨三小姐,依我看,不如请杨大都督亲自辨认一番,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说完,周铮却看向王太监,道:“王公公,您说呢?”

????王太监心里还在膈应杨锦轩刚刚的出言不逊,听到周铮这样说,便道:“杨大都督,您是杨三小姐的父亲,自是不用避讳,就去看一眼吧。”

????杨勤的脸色更加凝重,他深深地看一眼周铮,缓缓起身,向新娘子走去。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忽然传出一个小女娃尖细的声音:“杨三小姐让土匪抢走了,城里的人都知道啊,这个肯定是假的。”

????一石惊起千层浪,可是这一声之后却是一片安静,落针可闻。

????周铮脸色大变,他猛然回头,大声吼道:“杨三小姐被土匪抢走了?怎么回事?”

????此时杨锦轩也反应过来,他忙道:“是谁在胡言乱语,我妹妹好好的,哪里被人抢走了,谁再敢胡说八道,本公子就宰了他!”

????闻言,周铮勃然大怒,一步步走到杨锦轩面前,先前的两名内侍立刻护在他的身边,周铮冷笑道:“胡说八道?呵呵,杨二公子,你这动不动就要宰人的习惯是不是要改改了,这里是燕北王府,不是你们杨家,更不是大都督府,这里有太皇太后派来的天使,也有两位周大人和我,我们都是周氏子孙,堂堂宗室,有我们在这里,还轮不到你杨二公子喊打喊杀吧!”

????宾客们窃窃私语,不知是谁说道:“别说,我也听说了。”

????“可不是嘛,全都传遍了,刚开始我还不信呢,现在看来倒像是真的了。”




欢迎大家访问:九九八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998xiaoshuo.com/book/95937/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