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儿,言亦自嘲的笑了笑,他还真的是吃一次亏才能够学乖呢。

???? 随即言亦再次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流年的背影,好似要将流年的背影烧灼出来一个洞。

???? 良久,言亦,这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 可是此刻,言亦的心里却在对着流年默默的道着别,对不起,流年,以后要将对你的爱藏在心底了,他对流年的爱,将成为一个秘密,永久的埋在自己的心底。

???? 这样想着,言亦的嘴角不由得再次勾起了一抹笑意,以后,他只会默默的在一旁守护着流年,就这样,就已经足够了,真的就足够了。

???? 就在言亦还在不停的思考的功夫,他们一行人便已经到了饭厅。

???? 到了饭厅门口,只见司律痕走了过去,直接将还一直黏在凌清身边的流年,一把给拽了回来。

???? 直接将流年揽入了自己的臂弯里,“好好走路,小心摔着了。”

???? 说着,司律痕手臂的动作更加用力的搂紧了流年,可是嘴角却带着一丝笑意。

???? 流年用自己的胳膊肘子暗暗的撞了撞司律痕的腹部,警告的看了司律痕一眼,就知道,司律痕到最后,会这样的直接的跑上来,这样的次数还少吗?

????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流年却并没有推开司律痕,就只是鼓着脸颊看着司律痕。

???? 而司律痕将流年所有的小情绪都收入了眼底,没有生气,相反的,司律痕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极其温柔宠溺的笑意。

???? 这样的笑容,流年太过于熟悉,随即便冷哼了一声,不再去看司律痕一眼,而那一眼却透着撒娇。

???? 将两人的互动完全收入眼底的凌清,不由得垂眸,可是很快,凌清便再次抬眸,直接朝着饭厅走了进去。

???? 很快几人便坐了下来,等待着佣人们开始上菜。

???? “流年,这几天,多有打扰了,我想……”

???? “凌清,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多有打扰啊,你不知道,你在这里的这几天,我真的很开心呢,所以,凌清你先不要走,好不好?”

???? 如果可以的话,流年是真的希望凌清能够一直都留在这里。

???? 听到流年的话,凌清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我也很开心,可是总觉得一直在这里打扰下去真的很不好。”

???? 凌清似乎有意无意的朝着司律痕的方向看了好几眼。

???? 自然是注意到了凌清的目光,随即流年便朝着司律痕的方向也看了一眼,紧接着,便伸手在司律痕的腰部,轻轻的捏了捏。

???? 流年的动作,司律痕自然是注意到了,而且也感觉到了,可是司律痕就像是完全没有知觉似的,丝毫不理会流年给他的暗号。

???? 司律痕自然知道,流年刚刚的动作到底意味着什么,流年是想要让他摆明自己的态度,好留住,刚刚开口准备离开的凌清。

???? 但是司律痕打算假装看不懂,自从这个凌清来了之后,流年对于他的关注度,瞬间便下降了很多,这已经很让司律痕很不满了。

???? 所以今天凌清能够主动提出离开的事情,司律痕是巴不得举双手赞成的,这样的话,就没有人可以打扰他和流年的二人世界了。

???? 流年咬牙,她都这么用力了,司律痕居然还给他假装毫无知觉,这让流年很是恼火,可是这火,流年又不得不压制着,她不想让凌清看出些什么来。

???? “啊呀,凌清你就放心的留在这里吧,我呢,现在也还是一个无业游民,所以趁着我现在还有时间,我想要多陪陪你。”

???? 流年总觉得自己还没有弥补凌清,所以她不想让凌清离开。

???? 凌清愣了愣,随即道,“可是,我在这里白吃白住……”

???? 却不想,凌清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连城翊遥打断,“什么叫白吃白住?要说真正白吃白住的那个人是我好不好?你只是被我硬拉来的。”

????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流年忍住想要发笑的冲动,随即便看向了连城翊遥,还真的没有想到连城翊遥居然还有如此护短的时刻。

???? 不过这样的连城翊遥看上去真的很萌呢,尤其是对着凌清说这句话的时候。

???? “对啊,连城翊遥说的对,所以你安心住下来就可以了。”

???? 知道连城翊遥也想要凌清留下来,随即流年便急忙顺着连城翊遥的话说道。

???? 听到连城翊遥和流年的话,凌清不由得咬唇,有些为难的看向了他们。

???? “好啦,凌清,你就留下来嘛,你如果离开的话,我又要觉得孤独了。”

???? 流年只觉得自己说完这一句话后,自己的后背一阵嗖嗖嗖的凉意。

???? 知道此刻散发着凉意的人是谁,但是流年却并不打算去理会,哼,谁让司律痕刚刚不帮她说话来着。

???? “好吧,那我就多有打扰了。”

???? 最终,在犹豫良久之后,凌清终于点头称是了,随即便笑着看向了流年。

???? 闻言,流年差点没有高兴的手舞足蹈了起来,裂开嘴巴,就这样一脸笑嘻嘻的看着凌清。

???? 看着如此开心的流年,司律痕的嘴角也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容,他的流年向来都是这么的容易满足。

???? 随即司律痕便朝着凌清看去,但愿这个女人是真的想通了一些事情,这才打算放下,尝试着重新开始与流年之间的姐妹情谊。

???? 自然是注意到了司律痕的目光,可是此刻凌清却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司律痕的目光似的,依旧笑脸如常的看向了流年。

???? 在凌清身上的视线还没有停留一分钟,司律痕便转移了视线,转而看向了流年。

???? 说话的功夫,早餐便已经一一被端了上来,很快几人便开始准备用餐,而用餐的过程中,整个现场仿佛是陷入一阵沉默当中。

???? 几人都在开开心心的用着早餐,似乎都不打算开口说话。

???? 最后还是连城翊遥率先忍不住开口了,“今天的早餐很好吃呢,凌清你多吃点。”

???? 可是一开口却只是对着凌清说这句话。

????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还是流年忍不住,‘噗嗤’一声便笑出了声。

???? 听到流年的笑声,在场的所有人都将视线不由得转向了流年,不明白,她此刻为什么会突然发笑。

???? 看到他们的视线,还在咧着嘴巴发笑的流年,倏地僵住了,随即便收敛起了自己的笑容。

???? “那啥,不好意思,临时想起了一个笑话来着,别介意哈!”

???? 她怎么就突然笑出了声音了呢?她就是单纯的觉得连城翊遥刚刚对待凌清的画面很有爱,而且还很有萌点啊,所以她这才忍不住笑的。

???? 咳咳,可能是最近心情太好了,让她有点猖狂了吧。

???? 这样想着,流年便冷沉下了脸,一脸高冷的用着早餐。

???? 坐在流年身旁的司律痕,看到流年这个模样,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个很是宠溺的笑容,为什么现在看流年做什么,他都会觉得非常的可爱呢。

???? 而且,他真的是时时刻刻都想要将流年抱入怀里好好爱护呢。

???? 这样想着,司律痕看着流年的双眸,更是炽热了许多,而且眼底的专注也越来越多。

???? 司律痕的视线太过专注,也太过于炽热,这让流年想要忽视都不行,随即流年,便不动声色的抬起了自己的一只胳膊,朝着司律痕的腰部摸去。

???? 当流年的手摸到司律痕的腰际的时候,突然一个用力,在司律痕的腰上掐了掐,随即转头,笑嘻嘻的看着司律痕。

???? 可是只有司律痕知道,此刻流年的笑嘻嘻里包含了多少的咬牙切齿。

???? “司律痕,你好好吃饭,看我干嘛?”

???? 用着很小很小,几乎小到没有的音量,流年这样对司律痕说道,虽然声音小,但是流年知道,司律痕能够听到,而且司律痕也能够听懂。

???? 自然是察觉到了流年的动作,还有听懂了流年的话,随即司律痕也伸出自己的一只手,很快的便覆上了,此刻流年放在他的腰间,正在用力掐着他的腰的手。

???? 紧接着,司律痕便拿起流年的手,毫不顾忌旁人的眼光,就这样将流年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亲了亲。

???? “乖,好好吃饭!”

???? 那温柔又宠溺的声音,让流年不由得红了脸。

???? 随即流年便狠狠地抽出了自己的手,不敢抬头去看其他几人齐齐投射过来的目光,低头扒着眼前碗里的粥。

???? 这家伙,居然在大家的面前公然她,真的是……流年咬牙切齿的吃着碗里的粥,咬着里面的小米,就好像是在咬司律痕似的。

???? 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司律痕便移开自己的视线,开始用起了早餐,他害怕自己再这样继续看下去的话,流年真的会暴走。

???? “哼”流年轻声冷哼一声,随即便专心的用起了早餐。

???? 而另外一边,坐在流年对面的凌清,将司律痕和流年所有的互动都印入了眼底,不过凌清就只是偶尔抬头看一眼自己的对面,随即便垂眸用起了早餐,脸上的表情也淡然极了,让人一时之间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 言亦也是如此,将他们的互动都尽收眼底,只是脸上却始终挂着一抹笑意,对此也没有说什么,或者表现出什么。

???? 最不一样的当属连城翊遥了,虽然一口一口的喝着碗里的粥,可是视线却好似总是控制不住的朝着自己身旁的凌清看去。

???? 凌清也自然察觉到连城翊遥的目光,只是凌清却一直当做没有看见,一心奋斗着碗里的粥。

???? 即使如此,连城翊遥还是依旧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

???? 就这样一顿早餐,在每个人的各怀心思中度过了,吃完早餐的他们,好似并不打算离开。

???? 既然他们不想离开,但是这并不代表,司律痕就不想离开。

???? 随即司律痕便牵起流年的手,朝着饭厅外面走去,可是流年却拽住了他的胳膊,并不打算离开。

???? “对了,凌清,今天你想不想去逛街啊?”

???? 凌清来了都已经好多天了,都是一直呆在这里的,所以如果凌清今天想去逛街的话,那她就和凌清一起去。

???? 听到流年的话,凌清愣了愣,随即便是一喜,刚准备开口说好啊的时候,却不经意间看到了司律痕的表情,紧接着凌清便咬唇,看似有些为难的看着流年。

???? 而还牵着流年的手的司律痕,倏地黑了脸,这几天因为凌清在的关系,他和流年独处的机会已经很少很少了,可是现在流年又……

???? 流年有些不明白,凌清的表情为什么转变的这么快,直到自己的掌心微微的痛了痛,流年这才反应过来,凌清到底是为什么会表情变得如此之快。

???? “司律痕,我都已经好久没有逛过街了,我想和凌清去逛街。”

???? 流年两只手抱住司律痕的胳膊,仰头看着司律痕,语气略带一点点的撒娇,毕竟大家都在这里,所以流年也不能撒娇撒的太过明显了。

???? 司律痕就这样垂眸看着流年,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 流年等了良久,也不见司律痕开口说些什么,随即流年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轻咬唇瓣,有些委屈的看着司律痕。

???? 司律痕是最见不得流年有这样的表情的,很快司律痕便败下阵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 “好啊,去吧。”

???? 正当流年开心的都快要欢呼起来的时候,突然再次听到了司律痕的声音。

???? “正好,我今天也很有时间,我也好长时间没有逛过街了,不如,我们就一起去吧。”

???? 司律痕的话音刚落,还不待流年说些什么,连城翊遥的声音也再次响了起来。

???? “对对对,我今天也没事,我也好长时间没有逛过街了,你看看我身上的衣服,我都穿了好久了,所以我们一起去吧。”

????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流年倏地转头看向了连城翊遥,司律痕这样说也就算了,连城翊遥他在这儿凑什么热闹呢?

???? 自然是注意到了流年质问的眼神,可是连城翊遥就当做没有看到似的,很是无辜的转开了自己的脑袋。

???? 流年咬牙切齿的看看司律痕,又看看连城翊遥,她想和凌清单独逛个街容易吗?这俩男人非要凑热闹似的,要凑上来。

???? www百镀一下“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最新365bet 提款 速度_365bet足球贴吧_365bet手机怎么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九九八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998xiaoshuo.com/book/62479/1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