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小说:纸短婚长 作者:拾七 我要报错
  简追的话让薛的面子挂不住得很,此刻简追又和薄扬林洵转身就走,就更让薛面子下不来,他面色青青白白的变换了一阵,顶着难看的脸色,忍无可忍地冲着简追的背影低声骂骂咧咧。

  “妈的什么玩意儿!都已经被家里扫地出门了还拽什么拽!真当自己还是简氏的老总么!”

  因为薛是个大嗓门,所以此刻他这压低声音的骂骂咧咧,于他的嗓门而言,其实都能算得上是自言自语了。

  有的人就是这样,也不敢当面就高声怒骂什么的,但是心里又气不过,于是就小声逼逼,好像这样挺过瘾似的。

  然后声音又不够小,于是其实每个字简追都能够听得清楚。

  要换做以前,简追对这样的情况也就当做没听到了,耳朵自动过滤,懒得计较。但他现在毕竟不是以前那个简追了,有的能忍,有的也不是不能忍,但有的就真不想忍。

  干嘛要忍?

  反正别人也不是不知道他简追是个情商低的,低到什么程度呢?还要女朋友和他分手一次,他才能慢慢回过劲儿来察觉到自己恋爱谈得实在太差劲了,从而做出改变……

  这就已经低得要爆表了。在场能和他一战的也就林洵这种有着心理障碍的了。

  简追也知道自己情商低,于是索性就不忍了,反正我情商低,我要是有什么话你不爱听的,做的事情你不满意的?你就老实憋着吧,反正你不是比我情商高么?

  简追现在就是这么想的,所以脚步倏然就停下来了。

  薄扬还有些惊讶,大概是没想到简追这种性格的居然会和人死磕,一点都不像简追的性子啊。

  简追转头盯着薛,嘴角掀了个冷笑的弧度,“薛,我就是再被家里扫地出门,我就是不做简氏的老总了,我简追还是简追,我还是姓简。就和你这么多年烂泥扶不上墙,是大家眼中的笑柄,是薛家的败家子,是我爸用来教育我时的典型反面教材,那又怎么样呢?你不还是姓薛么?你家就算再恨铁不成钢,不还是只能继续由着你吃喝嫖赌么。”

  薛脸色难看到了极致,简追这话可以说是相当不客气了,简直到了一丝一毫面子都不留的程度。餐厅里还有别的用餐的人,应该也是江城圈子里的,多少认得薛这张经常在各种活动和娱乐场所出现的纨绔脸。

  听到简追这直截了当的话语,都忍不住转开头偷笑了起来。可见简追说的话那都是实话,能让人有同感的。

  “是我简追不想做,所以不做。和你想做却因为能力有限做不了,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所以我就算是被家里扫地出门了,我在你面前,我想拽照样拽,不为别的,也不因为我姓简,只因为我就是比你牛逼。各方各面,从小到大,都比你牛逼。不服憋着。”

  简追很少说这么长篇大论的话,其实语速快起来,说起来也就三五句罢了。

  但要考虑到简追平时说话的长度而言,这绝对算得上是长篇大论了。

  搞得就很败情绪,主要是败薄扬的,原本薄扬还因为薛的话生气来着,现在听着简追这些话,却只想笑,于是就笑了,笑容的弧度挂在眼角眉梢。

  薛张了张嘴,像是想要反驳什么,但却一个字都反驳不出来。要是在别人面前,比如和他差不多纨绔的,一样吃喝嫖赌花天酒地的那些子弟面前,他也就反驳了。

  但眼前这个,是简追。

  如果他薛是典型的反面教材的话,简家这两兄弟,就是典型的正面教材。想吐槽都找不到槽点。可能还真就只能不服憋着。

  简追这才和薄扬林洵一起去找了桌位坐下。

  “看不出来啊。”薄扬侧目挑眉笑道。

  简追睨了他一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的意思是姚狗的狗脾气被你学去了么?”薄扬笑问道。

  简追撇了撇唇,伸手在他俩中间比了比,“我是说,我俩,近朱者赤。要学去,就这么近的距离我也是学你的狗脾气才对。”

  薄扬:“……”他酝酿了几秒,语重心长道,“简追你变了。”

  “谢谢夸奖。”简追起身,“我去拿吃的。”

  没一会儿,两人面前的桌面就堆了不少食物,他们大快朵颐,丝毫不嫌多,可见昨晚的愉快活动,消耗还是有的。

  林洵倒是随便吃了两口,他已经吃过早餐了,出来主要是为了和他们去公共区的那些花样众多的汤池试试。

  简追和薄扬吃得差不多了也就放慢速度,随口闲聊几句。

  “这风恋泉度假山庄,不对外宣传全是江城那圈子里的人,的确是有点烦。明明是该安安静静休息享受的地儿,要是都是熟脸,还成了一场场应酬了吧?”薄扬说道。

  简追点了点头,“是有点这么个意思。但其实初衷不是这样的,这里原本就是祁风为了给沈绍泉有个休养身体的地方,才修的度假山庄来着。当时就是打算自用,又想修好一点,就找圈子里几个不差钱的子弟投资,慢慢的就成这个样子了……”

  祁风和沈绍泉两人的名字,薄扬也是有所耳闻的。

  和他这种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又或者是半道才被徐家找回去的私生子不同。这俩和简追简逐两兄弟,还有刚刚那薛差不多,都是江城的老牌豪门了。

  祁风和沈绍泉是竹马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弯的。两人受了不少阻挠,这种豪门世家,把传宗接代看得太重了。他们俩压力很大,沈绍泉的心态没有祁风那么好,比较敏感脆弱,压力太重导致抑郁症,自杀过,差点死了。

  所以祁风就修了这个度假山庄,也是为了在那段时间里,给恋人一个舒服又避世的环境来好好休养。

  后来俩人定居国外,偶尔才回国,这度假山庄可能也就渐渐失了初衷。

  “卖掉得了。”薄扬说。

  简追想了想,点头,“你要么?便宜。你隔三差五能带林溪过来度假。”

  :。:

欢迎大家访问:九九八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998xiaoshuo.com/book/62409/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