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允钧听着一连串的道贺喜,笑得嘴都合不拢,哪还有以前那种不识人间烟火的谪仙的气质,完全就是一个傻大帽儿,他豪迈地道:“赏,全府上下人人都赏三个月的月钱。”

  “谢王爷赏,谢王妃赏。”又是一阵欢喜,道谢,还有那机灵的,撒腿就跑出去报告这个好消息。

  韩允钧似乎又记起了些要紧的,忙吩咐小冬子:“还楞着干什么,快让人进宫报喜,去国公府报喜。让管事张灯结彩,放鞭炮庆贺。”

  他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的高兴。

  萧明珠忙拽住他:“这样……好吗?”

  是不是闹得太大了?

  刚刚知夏和038提醒的那些话,她可是还记得清楚着呢。

  她告诉他,是不想瞒他,也知道他不会疑心自己,但是……父皇会怎么想,外头的人又会怎么想?

  韩允钧再次在她眼中看到了愁意,瞬间明白她刚刚在为什么发愁了,轻轻揽她入怀,笑道:“这是天大的好消息,自然要广而告之了,父皇,一定会乐得从宫里冲出来的,他盼我们有孩子,已经盼了很久了,只是怕伤了我的心,不敢催而已。”

  萧明珠瞪着他,无言。

  皇上会从宫里冲出到王府来,这个她信。

  但是会乐着冲过来,还是气得冲过来,这个……就有不确定了。

  韩允钧也没劝,这次明珠失踪,父皇的愤慨让他看到,在父皇的眼中,明珠不就是明珠,不仅仅只是他的王妃。也许明珠现在还不知道,所以很担心,但父皇来之后,她一定会认识到的。

  而且,他直接选择将事情公开,就是向父皇,向京都,向整个大魏表明了他的态度。

  他的孩子,谁敢置疑,谁敢多舌!

  韩允钧神色一紧,眼角流露出了冷冽。

  萧明珠轻拍了他一下,低语:“我只是想告诉你,然后与你商量,是不是掩饰一下,省些麻烦。”

  韩允钧这人精,一听就懂了这主意是谁出的。

  往后推一个月,确实是一个非常周全的办法。

  当时他们谁也没有考虑到明珠可能有孕,玉姑娘在冒充明珠的时候,曾让不少的太医替玉姑娘把过脉。太医们都没能把出滑脉来,现在要说明珠有孕,想必头一个跳起来的必定是那些太医们。

  现在明珠有孕的消息传出去,只怕更多的人要疑心当时在国公府里的逍遥王妃是不是明珠本人了。

  总不至于大半个月没有把到滑脉,突然三四天后就有了?

  而且“明珠”一直在床上昏迷不醒,他也不至于那么禽兽,连昏迷的王妃也不放过吧!

  商嬷嬷听不到他们两人的窃窃私语,她扫了一眼屋内的人,一把将知夏拽到旁边,含糊不清地问:“之前怎么没有查觉?”

  知夏机灵的配合道:“那个时候王妃的脉象很乱……而且我又不擅长妇科……”

  那个时候玉姑娘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法,脉象确实是乱得很;而且当时对外说王妃是受伤的,请来的太医们都是擅长外伤的,如果说有所疏忽,那也是说得过去的。

  只是,当时她们并不知道王妃会在这个时候有孕,在王妃准确的小日子时,让玉姑娘假装了一下。

  这点……是不是也能推到受伤的事上去?

  等会儿一定要记得与木玄真人提一声。

  商嬷嬷又瞪了眼知夏,她明明问的不是这个,王妃回来都几天了,知夏应该早就知道了才对,为什么不提醒一下王妃,至少要劝住王妃才是。

  “王爷,那要不要请太医?”商嬷嬷小心翼翼地询问。

  韩允钧不认为然:“不用,父皇会派太医过来的。”

  他小心翼翼地扶着萧明珠的,跟个老妈子一样询问:“你有哪儿不舒服吗?会不会得难受吗?要不要到床上躺着?”

  萧明珠看傻了一样看着他,摇头:“没有,没有没有,我很好,你别紧张。”

  这样,让她反而不自在了,她又不是碰一下就碎的瓷娃娃。

  这都一个月了,小半月前,她还跟那至尊斗了一把,还爬山涉水,连夜赶路,也没见身体哪儿有什么不妥的。

  不过眼下在她在韩允钧的眼中,堪比雪娃娃,还是风大一点儿就能吹倒的那种,他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那你可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桂花糕,桂花羹,桂花甜汤,桂花松子鱼?”他说的都是现在时令才有的美食,听得萧明珠都要滴水口了。

  萧明珠刚点头,旁边的商嬷嬷听到了,一个箭步冲过来:“王爷万万不可,那桂花有活血之效,王妃现在吃不得。”

  韩允钧楞了下,才慢一拍的记起有孕之人在饮食上有许多的忌讳,他忙道:“那王妃能吃什么,你和知夏迅速列个单子出来,然后请太医看看,再交给小厨房,让他们按着方子的做。不不,再往小厨房里派几个信得过的人去,盯紧了,可不能让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进来。”

  商嬷嬷忙应下了:“老奴这就去办。”

  知春也反应了过来,冲到香炉旁边,拿了杯茶水就倒了进去:“屋子里可不能再点香了。床上的被子刚被香薰过,也不能用,绣儿,你换一换。来两个人,把屋子里的这几盆花搬出去。”

  韩允钧忙伸手去扶萧明珠:“那你先随我去书房坐坐,一会儿等她们都换好了,再回来。”

  萧明珠也想再问问他的打算,也就乖巧的随他走,出门时,韩允钧也没忘将知夏给带上。

  萧明珠大步跨过门槛,大大咧咧的动作,吓得韩允钧的心脏儿都一颤一颤的:“慢点,小心些。”

  萧明珠冲他翻了个白眼,伸手在自己的小腹上拍了两下:“没事。”

  “住手!”韩允钧真快被她给吓哭了:“你轻点儿。”

  “真没事。”萧明珠一脸的无辜,左右瞧瞧没外人,道:“这不都一个多月了嘛,不是好好的。”

  想到萧明珠这个月经历了什么,韩允钧的脸色,真如那贡品白鹿纸一样了,他放弃了与萧明争辩,询问知夏:“王妃现在……”

  知夏忙道:“王妃无事,小世子也非常康健。”

  那滑脉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滚玉般般,清晰可见。

欢迎大家访问:九九八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998xiaoshuo.com/book/62332/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