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惦记,你日日惦记我?”许清妍有些惊讶。

  贾念薇晒然一笑:“是啊,郡主是我至交好友,这许久不见,可不想念。不只是我,前不久去半莲阁,还碰到新柔县主向月季打听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新柔,她近况如何?“说到这位风风火火的正牌皇室郡主,许清妍忽然来了兴趣。

  ”挺好的,就是也想念郡主呢,上次见着我,还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去溪县找你呢。”

  许清妍摇头失笑:”这丫头,真是想一出是一出,若让庆王妃知道她有这念头,非打断她的腿不可。“说着,又笑着朝贾念薇道:”行了,咱们也别站在这大街上说话了,前边就有茶楼,咱们上那坐坐去。“

  ”嗯“贾念薇点头应和。

  两人来到茶楼,要了包厢,坐下后,贾念薇这才继续先前的话题:”对了,郡主还没说,刚才为何要蒙面砸自己场子呢。“

  许清妍拿着茶杯,挑眉一笑:”好玩呗,就想看看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月季她们有没有长进,可还争气。”

  “结果呢?‘

  ”结果当然是很满意了。“许清妍呷了一口茶,满意道:”特别是那些婆子,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贾念薇就笑:”那些婆子是两个月前置下的,半莲阁名声虽大,但总有些不知情况,又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去闹事。从前都是月季她们亲自上阵撵人,可次数多了,月季她们觉得有损形象,所以啊就想了这招,专门对付那些胡搅蛮缠的人呢。“

  许清妍点头,面露赞许:”确实是个好办法。“

  贾念薇替她把杯子倒满茶水,又问:”那郡主此次来京,会逗留多久?“

  ”没空逗留了,明日就走“

  ”啊,明日!”贾念薇一脸愕然:“怎的如此匆忙?”

  ”此次是临时有事路过,明日还得赶回去呢。”见贾念薇一脸失落,又安抚道:“等以后哪天得了空,再请你和新柔她们好好聚聚。“

  “嗯,好。”贾念薇回答的有些勉强,

  看出她的不寻常,许清妍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

  ”没.....没事。“贾念薇绞着帕子,支支吾吾的没好意思说。

  丫环玲儿在一旁看着着急,出声道:”哎呀,小姐,郡主就在跟前呢,你再不说,可就没机会了。”

  “怎么回事?”

  贾念薇还是不说。

  玲儿急了,直言道:“郡主,我家小姐订亲了,前几天她还念叨着,要给您去信呢。“

  “啊,你订亲了!”许清妍先是惊讶,随即又一脸欣喜的道:“那是大喜事啊,订的是那家的公子?可相看过了?“

  那眼底的打趣之色,羞的贾念薇满面通红,嗔怪的看了她一眼后,害羞低下头去,手里的帕子都快被绞碎了。

  ”是礼部待郎家的公子。“玲儿在旁回道。

  “礼部待郎?”许清妍喃喃出声,脑中迅速搜索相关信息。

  可脑海里并无相关信息,只得随口称赞:”礼部从古自今都是清贵之流,那位三公子出身名门,定是位家教极好的谦谦君子,日后成婚,定然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时下的女子脸皮都薄,听到许清妍提及未来夫君,贾念薇脸色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低着头闷声道:“郡主就别打趣我了,当心我日后报复回去。”

  许清妍才不怕她报复呢,不过也知道这时的女子经不起打趣,忙收了话:”好,不说,不说。不过婚期定在哪一日总得告诉我一声吧,我到时看看能否抽空来一趟。“

  贾念薇闻言,抬起头道:“算了,溪县路途遥远,我婚期定的又近,你来回奔波太辛苦了,还是别了。”

  “没事,我只是离京,暂时还不回溪县呢,到时说不定就在这京城附近呢。还有,你不是说我是你唯一的至交好友嘛,你出嫁,我怎么能不来添妆。“

  看着她一脸真诚的样子,贾念薇忽的鼻头一酸,眼眶泛红。

  许清妍吓了一跳,夸张的后退了一步,惊叫道:”喂,你不会是要哭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喜极而泣?”

  这一句话又成功的把贾念薇逗笑。

  她笑中带泪的看着许清妍感叹道:“郡主,念薇肯定是上辈子做了很多好事,这辈子才能认识你。“

  认识这个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不计回报伸出援手的人,不在乎身份,愿意当她是朋友的人。

  “那是。”许清妍脸皮贼厚的回了一句。

  说完,又憋不住的笑了!

  贾念薇也笑了起来!

  二人默契的转了话题,又说了些别的,得知贾念薇的婚期还有两个月,许清妍便应诺到时一定出席。

  聊了这么一会,时间也差不多了,离贾念薇预约好的时间不到半刻钟,二人便相伴出了茶楼。

  之后贾念薇去半莲阁,许清妍则直接回了明心巷的宅子。

  待到晚间,她又坐在床上放开神识,查探皇宫那边的情况。

  掌灯时分,长乐殿前灯火通明,周庆帝站在台阶上对着下首的即将出征的武将们,下达军令。

  下首站了几十近百位,身穿凯甲的武将,

  许清妍仔细看去,只见她推荐的几人也在其中,并且还站在比较靠前的位置。

  周庆帝训话的内容,大体就是今晚这些将领就要急行军赶往四国边境,特别是奔赴西秦边境‘镇天关’的守将,必须在明日酉时前赶到。

  好在镇天关离京城并不远,只有八百里左右,若是配备千里马,酉时前赶到应该不是问题。

  最大的问题到于他们赶到军营之后,如何不动声响的控制住叛将李国明,并且迅速接手军中事务,排兵布阵,以待敌袭。

  见周庆帝已有应对,许清妍稍稍放心了些,收回神识,熄灯睡觉。

  次日一早,天还未明,她便起身离开了京城。

  不巧的事,今日天气并不好,一大早淅淅沥沥的小雨就未曾停过。

  为免雨水打湿衣裙,她只得一边飞行,一边幻出护罩将自己罩个严实。

  到了陈州地界时,那淅沥沥的小雨更是变成了瓢泼大雨,许清妍盘算着龙凌他们一行的速度,推测他们现在应该到了陈州郡的首府永康府。

  大雨还在下着,密集的水气在空中形成厚重水帘,阵阵白烟在半空飘浮,若不开神识,能见度不足十米。

  大树被狂风吹得几欲折断,无力的在雨中摇摆,却又倔强的不肯低头。

  许清妍边飞边开启神识探路,没过一会儿,便见百里外的城中,百姓们纷纷冒雨而出,神情惶然的在大街上奔走。

  不知发生何事的孩童们,恐怕的发出震天的哭声,却又被急着赶路的大人硬拽着往前行。

  官衙门前,年轻的县令领着三班衙差,一边快速向西面跑,一边用力敲响手中的锣鼓,嘶声大喊:“往城外跑,往坡子山跑!”

  无头苍蝇似的百姓听到锣鼓声,渐渐的有序下来,托家带口的向着西城门逃命。

  :。:

欢迎大家访问:九九八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998xiaoshuo.com/book/62204/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