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为什么要这样。”

???? 她大声地怒喊着,抓起了身上的药瓶,狠狠地扔了出去。

???? 护士听见了声音,飞快地跑了进来,将她按在了轮椅上,水心绫她没有力气挣扎,因为她没有双腿可以着力。

???? 无力地望着关上的房门,她喘息着,哭泣着……

???? 医院附近的咖啡厅里,浪漫的气氛可以做两种解释,约会和分手,可是无论是那一种,看起来都那么和谐,温馨。

???? 水心童跟着费振宇进入了咖啡厅,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 当然她也看到了费振宇的腿,他跛着走在前面,那种与这种浪漫的不和谐刺激了心童的神经。

???? 她没有想过要伤害他,可是那一枪打中了费振宇的腿部神经。

???? “我不是故意的……没有想到,你会这样……”

???? “那不是你的错,你没有想过要杀了我,我已经很感激了,跛脚算是给自己一个警示,而且这一枪我已经还给夜莺岛了。”

???? 费振宇耸耸肩,无所谓地笑着,说实话,离开病床的一刻,他感觉出了异常,当医生宣布他不可能再正常的时候,他差点崩溃了。

???? 但是那又能怎么样,那是心童打的,善良的她,闭着眼睛冲下打了一枪,那是他活该承受的。

???? 水心童有点听不明白,她狐疑地看着费振宇,他是什么意思?

???? “还给夜莺岛?”

???? “是的。”

???? “可是……”

???? “那天晚上,你的丈夫追上了我们,带走了昏迷的你,并把猎枪留给了我,我也许应该感激,但是……他将你带走之后,我还是打电话给了杀手,贺烨所受的那一枪……是我还给他的。”费振宇

???? 淡漠地笑着。

???? “你说什么?”水心童皱起了眉头。

???? “我是说,你丈夫的心脏那颗子弹,是我叫人射击的!”

???? 费振宇的话刚落,一个耳光就打了过来,水心童愤怒地看着他,想不到真的是他做的。

???? 一直想问出的话,今天有了答案,但是听到之后,心童仍旧觉得怒不可遏,贺烨差点死在医院里,他却说得这样轻描淡写。

???? 费振宇摸着自己的面颊,低了一下头,然后苦笑了一下。

???? “别问我为什么,心童,我只想要一个了断,我和他之间的了断,虽然不算公平,但是我和他之间从来就没有公平过,他曾经偷偷摸摸做的,我也偷偷摸摸地做了,现在扯平了。”

???? 费振宇慢慢变得坦然,贺烨掳走心童,羞辱了他,现在他只是还回了一枪而已。

???? “他差点死了,费振宇,你差点毁了心童……”

???? 水心童想到了贺烨跌下马背的一刻,她的心仍旧觉得惊恐,疼痛。

???? “我叫他不要打中心脏和头部,但是也没有让他轻描淡写,那一枪是贺烨应该承受的,如果他真的死了,只能算他倒霉和报应!”

???? 费振宇所谓的了断已经结束了,知道贺烨中枪住院,他也没有那么释然,甚至担心贺烨真的死了。

???? 费振宇喝了一口咖啡,再次看向了心童。

???? “我要结婚了,和一个我不爱的女人,但是……我会努力爱上她,给她幸福,因为她很善良,也很爱我,所以你该相信我,那一枪之后,我们不再是敌人,贺烨也不再是费振宇的情敌,你更不需要防备我了。”

???? “可是……我没有办法因为你让杀手没有打烨的要害而感谢你,我做不到……”

???? 心童仍旧觉得不解,也许只有男人之间才会明白其中缘由,就像贺烨一样,明明知道是费振宇叫人做的,他也没有再次追究,他说过的,真正的杀手不会在距离心脏半厘米的位置射击,他已经理解了费振宇的行为。

???? 费振宇突然别扭地笑了起来。

???? “我和明欣三个月后结婚,如果你和贺烨方便,可以来参加婚礼……不过……你不要打扮的太漂亮,我可不想媒体的镜头都对准了你,而不是我的新娘。”

???? 他说得很轻松和调侃,但是内心却还是感到别扭,费振宇不知道自己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忘记水心童,也许是另一个十几年,也许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 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假如,她和他的缘分到此为止。

???? “我要恭喜你了。”

???? “谢谢,不过还有几件事我要告诉你……”

???? “什么?”心童不知道费振宇还有什么是心童所不知道,和心童有关系吗?

???? “在水家别墅,那段时间,我确实有些丧失的心智,小泽是我失手推下游泳池的,我奔过去救他了,但是提起他的一刻,看到他的眼睛,我又松开了手,我到现在也无法释然,我对孩子太残忍了,是报复让我迷失了自己,失去了一个曾经做爹地的资格。”

???? 费振宇叹息了一声,贺雨泽的心里种下了一个阴影,幼小的心灵将不能再次接受他,将来他也会有孩子,他难以想象那种情景,嫉妒吞噬了他的道德。

???? “还有你妈妈,我只是不想让她告诉你……那是一次严重的错误……”

???? “我真的没有想到,费振宇,你的所为让我很吃惊。”心童摇着头。

???? “鄙视我吧,我现在什么都不期待了,我只想好好生活,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

???? “你要拿出真心对她,不要让她成为第二个水心绫。”心童恳求着。

???? 费振宇留恋地看着心童,她还是那么善良,就算此时也希望即将完结的是一个完美的婚姻。

???? “我会尽力的。”

???? 接着两个人都沉默了,费振宇一直在喝着咖啡,他不愿意就这样离开,曾经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旋转着。

???? “越看越留恋,还是了断了吧……”

???? 费振宇将咖啡杯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毅然地站了起来,看了心童最后一眼,转身大步地离开了咖啡厅,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之中。

???? 出了咖啡厅的门,心童望向了街头,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早已经没有了那个男人的影子。

???? “你一定要幸福!”

???? 水心童轻声地呼喊着,拦住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赶到了码头,她要回到夜莺岛,回到贺烨身边,这辈子,她都不想离开海岛了,她要守在丈夫和儿子的身边。

???? 海水还是那么蓝,海风还是那么咸涩,心童归心似箭。

???? 当她的船只停靠在码头的时候,贺烨和儿子已经站在了那里。

???? 小泽飞奔着扑上来,扑入了心童的怀中。

???? “妈咪,我和爹地好想你。”

???? “我也想你们……”

???? 心童抬起了眼睛,看向了欧亚烨,感受到了他的眼中深切的思念。

???? 清晨起来,打开窗子,感受着海风的轻袭,看着漫步在海滩上的男人和小男孩儿,心童心里无比欣慰和畅快,她找到了运动衣匆匆换上之后,冲下了楼,壮大了晨运的队伍。

???? 水哲辛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第二天将水太太和水心绫一起接回了水家。

???? 水心绫回到了久别的地方,看着仍旧不能说话和动弹的养母,她说不出是开心还是怨恨,对这个女人,她无爱无恨,那也算是一种原谅。

???? 推着轮椅,她坐在水太太的身边。

???? “知道了我是贺烨妹妹的身世之后,我曾经非常恨你,但是现在……我只恨一个人,就是你的女儿水心童,可是……你不必担心,因为我已经没有和她对抗的能力,我甚至连人都不是了,不能生

???? 育,不能行走,甚至不能**……”

???? 水太太望着心绫,嘴唇牵动着,她似乎有很多话想说,想告诉心绫,不要恨心童……

???? “不管怎么说,你养大了我,对我还算不错,我该感激你……所以我会陪着你,一直到你死,为你送终……”

???? 水心绫冷冷地笑着。

???? 水太太怔怔地看着水心绫,嘴巴又动了一下。

???? “你好像恢复的不错了,想说话吗?想说就说……我也很想听听,你要说什么?”水心绫凑近了水太太。

???? 水太太吃力地张合着嘴巴,发出了细微的声音,但是那声音太小了。

???? “心绫……童……是……”

???? “是什么?”水心绫皱起了眉头。

???? “妹……你的……妹妹……”水太太说了这几个字,费力地呼吸着,脸色苍白。

???? “她是我的妹妹,只不过没有血缘关系而已,这点我知道了,不用你再强调了,你是不是想喝水了,我叫护理……”

???? 心绫推着轮椅到了门口。

???? “进来吧,也许我妈妈要喝水了……”

???? 两个特护进来了,她们将水太太扶了起来,水太太被动地半坐着,喝着特护送来的水,她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水心绫……

???? 水心绫这样被盯着,觉得很不自在,她躲避开了那双眼睛,推着轮椅出了水太太的房间,回了自己的房间。

???? 时间一晃过去了两个月了。

???? 夜莺岛上迎来了它丰硕的秋季,满山墨绿夹杂着金黄,山上的野果子丰收了,橡胶园的范围扩大了,岛上的居民更加富足了,休息时间的工人们,开始出海打渔,每次回来都会满载而归。

???? 贺烨站在码头,望着远处涌动的帆船,牵着小泽的小手。

???? “爹地,我们这里有帆船表演吗?”

???? “是锦标赛,我们的夜莺岛现在最热闹了。”

???? “爹地,我也要在海上乘坐帆船……”

???? “等你到十岁的时候,就可以了。”

???? 十岁?好遥远啊,小泽已经等不及了。

???? 贺烨将儿子抱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别墅说:“肚子饿了。今天妈咪说有好吃的,她亲自下厨,我们要早点回去,只有吃饱了才会长高,长壮,才能参加比赛。”

???? “嗯,我要吃妈咪做的鱼……”

???? 小泽用力地拍着手,贺烨用力一提,让儿子坐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大步地向别墅走去。

???? 别墅门口马克迎了出来,将小少爷接下来,带着去洗手了。

???? 苏里西正在客厅里打扫,她显得容光焕发,马克已经向她求婚了,而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一个小生命在孕育了。

???? 水心童将晚餐准备好了,贺烨和小泽兴高采烈地陆续进入厨房,先是贺烨在心童的面颊上亲了一下。

???? “老婆辛苦了。”

???? 接着小泽凑了过来,心童哈下腰,他也亲了一下说:“妈咪辛苦了。”

???? “你们是不是商量好的?”

???? 心童微笑着,亲昵地搂了一下儿子。

???? “因为我们是父子吗……”

???? 贺烨大笑了起来,开心地看了一眼丰盛地晚餐,心里真是幸福极了,心童的厨艺真是越来越精湛了,他要加强运动才能避免变得发福。

???? 心童刮了一下儿子的鼻子,在儿子的鼻尖儿上亲了一下,然后将目光看向了贺烨。

???? “我们去参加费振宇的婚礼吗?”

???? “当然参加。”

???? 贺烨点了点头,夹起一块鱼,细细的品尝着:“我还要好好感谢他的一枪呢……”

???? “不要啊,烨……”

???? 水心童看向了贺烨,他不会再想去要报复费振宇吧,这样冤冤相报,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 “放心,我只是去参加婚礼,不是去打架……”

???? 贺烨抓住了心童的手,能有今天的幸福得来不易,他不会再有任何人介入他们的生活,当然也不会挑起多余的事端。

???? 听了这句话,心童才松了口气,埋怨地看着贺烨,好好的,为什么提到那一枪呢?

???? “费振宇已经决定重新开始了,我们应该原谅他,他的腿也因为那次跛了……”心童低下了头,实在不愿承认那是她打的一枪。

???? “我明白,心童,你不必自责……”

???? 贺烨放下了餐具,握住了心童的手,谁也不想的,只不过当时的状况太糟糕了。

???? “我是真心希望费振宇能够幸福,还有姐姐……假如你能……”

???? 心童感叹着,费振宇要结婚了,现在就剩下姐姐一个人了,她会更加孤独,不知道贺烨是否想开了,让姐姐回到夜莺岛。

???? 贺烨面色冷了下来,他不喜欢这个话题。

???? “好了,这个以后再说……”

???? 避开了这个话题,气氛又渐渐活跃了起来,小泽吃得很开心,一会儿看看妈咪,一会儿看看爹地,他满意地笑着,这才是家,这才是小泽想要的生活。

???? 安排好了海岛上的生活,贺烨和水心童离开了夜莺岛,去参加费振宇的婚礼了。

???? 费振宇的婚礼很热闹,这种因为商业原因缔结的因缘总是能引来商业界经营者的瞩目,来参加的也不乏商业名流。

???? 汤明欣属于小鸟依人的可人,她看起来十分依赖费振宇,婚礼的准备阶段,她一直挽着费振宇的手臂,形影不离,说话的时候,也是优雅轻柔。

???? 贺烨出现在教堂里时候,费振宇立刻就注意到了他,当然最能引起费振宇关注的是,贺烨身边的女人,她打扮得虽然低调,却仍旧美艳动人,出现之后,自然引到了无数观礼者的瞩目。

???? 水心童还是让他那么心动,可惜……他必须收敛自己的心,接纳另一个纯真的女人。

???? 费振宇的目光只做了片刻的停留,就走向了神父,因为新娘子已经在她父亲的牵引下,走上了红地毯。

???? 贺烨和水心童坐在了教堂最后面的座位上,他紧握着心童的手。百镀一下“情深缘浅:亿万宠妻”最新365bet 提款 速度_365bet足球贴吧_365bet手机怎么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九九八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998xiaoshuo.com/book/61683/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