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他送走咯?”韩子禾摇晃着茶水杯朝楚铮问。

  楚铮微微颔首,坐到韩子禾对面儿,翘起腿摇晃着:“我看他好像抱他闺女到领导办公室去咧。”

  韩子禾:“……”

  “楚铮”在自己脑海里浮现出这个画面,然后立刻摇晃脑袋,将这个画面给摇晃出去。

  “你说他这人是不是受刺激咯?”韩子禾忍了忍,还是问出来。

  不说他媳妇儿,就是楚铮自己想想现在的沈亮和,他那额头就不由自主地冒出大片黑线!

  他都觉得这老朋友好像脑子有些不好使咯。

  “可是这按理说,不太有这可能!”按说沈亮和也算是身经百战啊。

  “算咯,既然你也看不透彻,那就先不谈他。”韩子禾想不清楚就干脆不想,跟楚铮说起小何同志跟小白之前“提供”的小玩意儿。

  “哦,你说的,应该是负责监听你我对话的设备?真有其他用处?”楚铮从小几上拿起茶壶,给他媳妇续水。

  “你自己看!”韩子禾拿起楚铮之前买来的软糕,放在她和楚铮眼前,然后张开手,让他们刚才提及到的设备落在软糕附近。

  “你睁大眼睛开始看啊!”韩子禾又不紧不慢掏出个更加小的、看起来打磨的极其光滑的金属圆片,她调制着圆片距离,然后,让楚铮吃惊的情境就出现了!

  原来,安静的设备就好像受到遥控指挥似得,开始缓速朝着软糕所在方向进发。

  楚铮:“……”

  “楚铮”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恨不能将眼睛睁到极限,恍惚这般做就可以让眼前的情境放慢很多倍从而让他看的更加清楚。

  楚铮虽然没有他惊讶的程度大,但是,也是张着嘴看,从他唇微微哆嗦的频率来看,他这内心应该极其不平静啊。

  “这是什么原理?!”楚铮使了半天劲儿,才说出这么句话来。

  不过韩子禾没有应声,而是继续没有规则般调整着金属圆片的位置。

  楚铮见她这般,就不去打扰咯,尽自己最大可能去看金属圆片。

  很快,让他跟“楚铮”更加吃惊的情境就出现了——就那对儿不停行进的微型设备开始接触软糕了。

  更加精准的说,应该是设备开始朝着软糕内部进发。

  楚铮:“!!!”

  跟楚铮瞬间挺直身板不同,“楚铮”则是真真切切给惊到跳起来咯!

  “这……这、这、这!”他好像不会说其他言语般指向前方,要不是想起来用手揉揉眼睛,可能他还要哆嗦着手指发呆呢!

  “媳妇儿?!”楚铮喊出声后,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刚刚说话的语调儿都变很多。

  “你可能需要冷静啊!”韩子禾挪动着圆片的手微微顿住,顿时,本来要对软糕进攻的设备也开始安静下来。

  楚铮看到此,愈发确定设备跟圆片之间有关联。

  “你若是不能适应的话,我可以暂停演示啊。”韩子禾自认为体贴的跟楚铮说清楚,“等你能够适应,我可以再演示给你看。”

  “那可不成啊!”楚铮还没说话,“楚铮”就第一个不赞成咯。

  虽然他的意见,百分之百会被楚铮和韩子禾无视掉。

  毕竟看不到也摸不着的,要真是注意到,才更吓人呢!

  不过“楚铮”也不用很着急,因为楚铮很快就反应过来,跟他媳妇儿摆手:“不用!不用!你就演示给我瞧咯!我这人承受能力还算好,你不用担心我。”

  没有担心他,只是不想做无用功的韩子禾,微微的抿抿唇,觉得还是保持和谐气氛更重要,所以到底没有说出让楚铮难为情的话来。

  “那……继续吧。”韩子禾说着话,让原本按着圆片不动的手,开始缓缓挪动。

  楚铮跟媳妇儿说话这会儿工夫,也逐渐沉下气,不像之前那般容易激动。

  不过等到他看见那对儿设备几乎同时从软糕这边穿透,然后互换位置般站到对方所在的地方,还是不由自主紧张了下。

  “你看到的这些,其实也只是接收到指令之后,所作出的一种动作。”韩子禾解释给楚铮听,“要是小白身体里真有芯片存在,那可以将那个芯片当成这对儿设备看,你应该就清楚设备是怎么进去的。”

  楚铮默默地听他媳妇儿用略显淡漠的语调说着让他心惊肉跳的话,有些不知改如何反应。

  韩子禾就好像没有看出楚铮的不适应,继续说着想要跟他说的内容:“你可以看看这块儿软糕,看看若是没有见到有设备穿透它,你会不会认为这是块儿完好的软糕呢?”

  楚铮闻言,刚开始好像还有些发怔,但是很快他就好像意识到什么,忙不迭拿起那软糕仔细端详起来。

  其实,根本不用他特别仔细看,很清楚的就能看出这块儿软糕根本看不出任何被穿过去的迹象!这要是没看到之前情境,他真以为这就是块儿完好无缺的软糕啊!

  可是……刚刚他亲眼看到设备从软糕里穿过去的啊!

  到底是这手段跟变魔术差不多,还是说这块儿软糕本身材质就比较特殊?!

  实话实说,楚铮这会儿还是更倾向于后者。

  “你要是这般理解呢,也不能说不对。”韩子禾听了楚铮猜测之后,沉吟片刻,就跟他说,“不过说起来呢,还是有些区别。”

  “哦?这听起来好像……还有些意思呢!那我就……洗耳恭听咯?!”

  楚铮这有些戏谑的言语,韩子禾不以为意啊,只是该有的警告还是要有的,毕竟不能让他忒过得意。

  “提醒你,你不要将注意力都放在软糕上,实际上,这就是一块儿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软糕。要说材质,你也不陌生,平时你做软糕用啥料儿,这里应该也差不多,所以肯定能吃……要不你试一试?!”

  说到最后,韩子禾也不免跟楚铮说笑起来。

  对于自己媳妇儿的打趣,楚铮表示欢迎。

  说说笑笑才更能够促进彼此感情发展。

  “媳妇儿,还是你说给我听好啊,你真让我品尝,我可能、可能……有些个不太能接受。”

  “你以为这是啥?!”韩子禾见楚铮摆摆手,好像他要是不拿起来品尝,她就要强喂给他呢!

  顿时她就感到有些好笑。

  “这可是你之前买来给我吃的!”

  “我这不也吃啊!”

  楚铮怕韩子禾对他误会,忙不迭表明态度说:“我不是对这软糕有所质疑,我就是不适应、我是说,在条件允许时,我不想尝被不知底细的设备接触过的食物。”

  “可以。”韩子禾之前也就是说笑,真让她强人所难啊,她也不会那般,而且楚铮的理由挺符合她想法的,因为她也不喜欢接受和那些非食品级别的设备接触的食物。

  “我就是想告诉你这块儿软糕就是一块儿极其普通的软糕。”

  “哦哦哦,我好像……听懂咧!”楚铮颔首之后,跟韩子禾解释,“你就是想让我清楚,问题的关键呢,应该是在设备,要不然,这就应该是块儿让设备穿透了的软糕咧!”

  “就是这般!”韩子禾打了个很久都没有打的响指,“你可以拿起设备好好看看。”

  “媳妇儿,你老公我在这方面就是个傻白甜,你要是想要跟我逗趣,那我肯定配合,但是你要是真想考校我这方面的问题,说实话,我真不行啊!”楚铮将手摊开,跟韩子禾解释,“我肯定要让你特别失望!”

  “不用客气,我本来也没对你有太多期待。”韩子禾闻言后,也跟他说实话,“我跟你有问有答啊,也就是为了让跟你解释的过程不那么枯燥。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更改现在对话的模式哦。”

  楚铮:“……”他自己承认无知在先,所以只能看着他媳妇儿认可他的承认,真是无奈的很!

  心里无奈的叹气后,楚铮就接着跟韩子禾说:“好吧,你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好咯,我肯定支持你!嗯,就现在这有问有答的模式吧!你跟我都适应。”

  韩子禾点点头:“那你要不要看看这对儿设备?”她轻轻将那对儿设备拿起来放到手心儿里,朝楚铮递过去,“虽然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设备,但是就是不普通啊!”

  楚铮对于他媳妇儿的意见,很是从善如流,这不,都不等媳妇儿示意,他就乖乖从她手心儿里拿起设备,认认真真端详:“诶?你等等!”

  也不清楚他这是有所发现呢,还是想起了啥,他将设备轻轻放到小几上,立刻从手边儿艺术竹筐里拿出个有灯泡可以照明的放大镜。

  “楚铮”:“……”他家里都没有这般全的工具呢!

  楚铮工作的时候特别认真啊,所以,他能很快就有所发现。

  “我好像看到这里有空隙?”楚铮说这话看向韩子禾,犹豫着问说,“而且,根据刚才手感推测,莫不是在它从软糕穿过的刹那,就好像大自然里面的生物那样,可以分泌出某些具有自愈功能的液体?”

  “你接着说。”韩子禾听到这儿才有些兴致。

  楚铮见媳妇儿视线里透着好奇,就说的愈发带劲儿咯。

  他说:“媳妇儿,据我看来,要是说问题在这设备呢,那就肯定要有其他物质存在或者说介入也可以,要不然那软糕应该不可能这般完好如初。”

  韩子禾听着他说话,缓缓地颔首说:“你真猜对咯啊!”

  “哦?!还真是让我给说对咯?!”楚铮有些高兴。

  “那你可不可以继续设想,从这设备想到还不能被证实存在的芯片上呢?”

  “还真是!”楚铮让韩子禾这般提醒,顿时反应过来,左手握拳向右手手心那里砸去。

  “不过要真是有芯片存在,我琢磨芯片材质可能略有不同。”

  韩子禾这般说,楚铮也不由以此为基础,多想一些咯。

  “要是这般说来,能够在小白身体里很久都没有不良反应的话,那是不是可以猜测……要不然就是材质自身材料就是生物合成,说不定还有药用性能。若是这个说法不能成立,那是不是还有可能,就是跟这设备原理差不多的,那芯片自身也可以产生让小白自愈的液体呢?”

  “你说的两种可能其实也是我所猜测的!”韩子禾对楚铮现在所提出的可能有所认同。

  “要你俩人都是猜测,那是不是说明……还有可能有其他解释?”“楚铮”仔细琢磨着楚铮跟韩子禾的对话,不由眯起眼睛,“而且,我在这里许久,是不是其根源就是你们讨论的芯片?”

  “楚铮”这番猜测还真不是没凭没据。

  自从楚铮提及有关芯片的猜测,“楚铮”他之前平静的好像无波湖面的心,竟然一下子产生许多涟漪,这所产生的涟漪多到让他有些激动呢!

  “楚铮”对这感觉不太熟悉,但是,他却又好像挺熟悉这种情绪。

  他用本能猜测,脑海里这浮现出来的——就是“大概快要回去”的想法儿。

  “楚铮”琢磨着自己不可能无缘无故有这种想法儿,所以,他之前盼了很久很久的机会,可算是出现咯!

  嗯,说契机,应该也不精确,更合适的用词,应该是契机啊。

  “所以,要是你也这般猜测……我想我应该跟上级汇报一下啊。”楚铮反应过来,就跟韩子禾征求意见。

  对此,韩子禾肯定不可能有其他意见。

  不过,她很好奇的是,楚铮好像不准备跟沈亮和说。

  “之前老沈不是找领导咯?我琢磨着既然他都汇报上去,那咱还是应该以领导意见为准。”

  韩子禾了解的颔首——懂!肯定懂!这就是不想担责任啊!

  “那等我汇报后,你跟我继续说有关设备的事情,我很好奇小何究竟因何投诚呢。”

  韩子禾点点头。

  就算楚铮不问,她肯定也是要说清楚哒。

  要是她之前猜测全部准确的话,那就意味着需要甬道她师门手段,才能将小白被植芯片完成自动融化,或者被取出来。

  韩子禾想,要是条件可以,还是让芯片慢慢儿自己融化对小白更好些。毕竟,有关芯片长期跟小白接触,猛然拔出未必很好。

  :。:

欢迎大家访问:九九八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998xiaoshuo.com/book/46441/1585/